《金刚川》特效和剧组筹备同步进行,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丨揭秘–转自新京报2020年10月25日报道

新闻 > 《金刚川》特效和剧组筹备同步进行,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丨揭秘–转自新京报2020年10月25日报道

10月23日,由管虎、郭帆、路阳联合执导,张译、吴京、李九霄、魏晨领衔主演,邓超特别出演的抗美援朝题材电影于全国公映。

该片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拍摄,截取了抗美援朝战争中金城战役中的一段历史,1953年7月12日,志愿军要抵达金城主战场,必须在第二天凌晨5点前通过一座桥,而美军派轰炸机多次对桥体进行轰炸。电影分别从三个视角:修桥的工兵连、美军空军和高炮兵呈现这个故事,最后三条线汇聚在一起,完成了冲桥。

在时间紧、任务重的前提下,三位导演联合执导,分工协作,最终融合在统一的风格中。特别是作为战争片,该片的特效量庞大,特效团队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新京报记者专访了该片的特效总监,也是特效公司MORE VFX的创始人徐建,聊了聊该片的特效制作。MORE VFX是郭帆执导的科幻片《流浪地球》的主要特效团队,路阳执导、即将于明年春节档上映的《刺杀小说家》,目前也由徐建的特效团队参与制作。因为有过合作,这次《金刚川》的合作沟通起来更加方便了一些,大家都互相知道对方的工作习惯,创作习惯,徐建表示,最重要的是信任。

国内多家特效公司集体合力完成

因为《金刚川》的制作时间特别紧张,电影的特效是和剧组的筹备工作同步进行的。电影刚筹备时,还没有完整剧本,徐建跟随剧组去丹东看景,看完景,导演基本完成了故事板,徐建根据导演故事板,进行了4天的虚拟拍摄,又减了3天素材,给后面的工作打下了基础。

徐建团队负责整个空军部分的特效,不光包括天上的空战镜头,从天空俯视镜头看到的地面部分,整个山、树林、玉米地、桥,还有过桥的部队战士,B29轰炸机投放燃烧弹后地面被炸的状态,基本也都是纯CG制作。从天上俯拍的镜头,如果用无人机航拍的话,速度和高度都达不到想要的效果,并且整个拍摄条件及其艰苦,几个组都驻扎在那里,地面部分的树林、玉米地基本都是实拍,徐建就不想给实拍的剧组添乱,大部分用数字特效完成。

这些特效的类型交集比较多,修桥的战士、过河的战士、底下扛桥的战士,都需要大量群集动画,天上的云也需要大量计算,技术难度和工作量都是极其庞大的。徐建负责的特效镜头数量有427个,MORE VFX内部完成了100多个。

徐建说,如今观众在银幕上看到的《金刚川》的特效,是国内多家特效公司集体合力完成的作品。MORE VFX分包下去很多公司,这些公司帮忙做特效资产、扫描数据修复等工作。具体工作流程是,徐建和团队先把所有的特效资产、镜头、动画做完,然后分发给这些合作伙伴,他们再拿已经测试好的这些数字资产和特效资产,把动画再细化,完成最终的东西。徐建将自己的团队比作中央厨房,“我们把所有的原料都备好,然后把关键的菜品炒一个样子出来,发到各个连锁店,大家拿着我们的原料,按照我们炒好的菜品的样子去做,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模式。”

飞机镜头基本靠CG完成

片中空军部分的镜头基本都是CG制作完成的,但一些中近景带表演的,或人的特写部分都是在中影基地的摄影棚里实拍的。当时特效团队做了几个不同尺寸的飞机座舱,大部分2米,最长的5米,没有玻璃,演员坐在搭建的座舱里完成表演。

夜戏能遮丑,但也给特效增加难度

片中有很多夜戏,对于特效制作来说,有利有弊。徐建说,因为夜戏的亮度不高,很多东西看的不是那么清楚,对特效制作有遮丑的地方,稍微讨巧一些。但由于夜戏的光非常不好控制,也给特效制作增加了难度。如果光做的不好,一是不好看,二会特别假。白天的光不会有太多变化,可能一个恒定的光源就够了。但夜戏的光照信息就复杂了,就会给一些爆炸、弹道的特效制作增加很多难度。片中出现了“喀秋莎”火箭炮攻击美军炮兵阵地的镜头,徐建说,从技术难度来讲,相对简单。而燃烧弹不太容易做,包括飞机贴近地面有那么大规模的火,特效量比较大。

团队每天工作超过十七八个小时

时间紧,任务重,徐建从接到《金刚川》这个项目后,就制定了严格的周期流程表,“没有周期表是没法干活的”,资产要多长时间,动画要多长时间,特效多长时间,合成多少时间,都是有规划的,像其他电影一样,只是把所有的时间都压缩了。

在《金刚川》之前,徐建团队手头已经有好几个项目在进行中,并且有几部片子是赶要明年春节档,比如路阳导演的《刺杀小说家》早已定档2021年春节,所以,徐建留了一部分员工这些片子,其他同事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《金刚川》上。

这几个月里,徐建和团队每天超负荷工作,每天工作超过十七八个小时,有些将近20小时“实在累得不行就睡一下”。有一个同事,加班加的实在太累,结果不小心摔在地上,把牙磕掉了。因为时间特别紧张,整个制片组天天跟合作的特效公司撕制片计划,“每天都处于一种高压状态,就像一个母兽的孩子被人家惊扰了,然后露出一幅特别恐怖的面孔,都拼了上去。”

虽然面临着高强度工作,但做完这部片子之后,徐建和团队有很大的成就感,就像在烈火中涅槃了一下,并且做这部片子确实有很大的现实意义,“所有人在做的时候确实能感受到,我们是为了长眠的英雄拍这部电影,带着愿景去做这件事儿,挺激动的”。